尊龙d88平台

HOTLINE

尊龙d88平台

咨询热线:



尊龙d88平台

当前位置:主页 > 尊龙d88平台 >

贵州前首富疑陷资金困局:被曝违规占款10亿元

文章来源:未知;时间:2020-11-22 01:13

  在两度延期回复深交所关注函后,贵州百灵企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贵州百灵”)日前发布公告,承认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姜伟存在“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违规行为。

  公告显示,姜伟2019年度非经营性占用资金4.92亿元、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5月19日占用资金5.66亿元。姜伟长达一年多违规占用的10.58亿元,均以资金拆借为由划出。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资金占用,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股票质押率已高达80.46%。股权高度质押下,姜伟从去年12月17日至今年3月12日间,曾9次减持公司股份,而在更早前的2019年7月,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张锦芬将所持6.15%协议转让给了华创证券。针对实控人减持和转让股份,贵州百灵曾在公告中均表示,是为偿还股权质押负债,“属于民企纾困计划的后续措施”。

  然而,减持套现、卖股还债对于姜伟来说似乎仍不足够。贵州百灵于今年5月22日审议通过向全体股东每10 股派 2.2元人民币现金的分红方案,现金分红金额达3.1亿元。按持股比例估算,姜伟和弟弟姜勇可分得1.8亿元(税前)。

  这笔占到2019年净利润106%的高分红背后,是贵州百灵上市10年来首次出现营收、净利双下滑的重要关口。财报显示,贵州百灵2019年实现营收28.51亿元,同比下降9.13%,净利润为2.91亿元,同比下降48.27%。

  在营收、净利下滑的同时,贵州百灵创新业务也显得“剑走偏锋”。5月22日,贵州百灵在官网、官微发文表示,旗下两款独家苗药——咳速停糖浆和咳清胶囊对轻型、普通型新冠肺炎治疗有效。文章发表后,公司股价三个交易日累计涨幅逾10%。

  随后,在贵州药监局表示要彻查此事后,贵州百灵又火速删除了相关文章。在去年火爆的工业概念,今年的口罩概念中,贵州百灵也都没有缺席。而在布局“糖宁通络”一款减肥和减轻糖尿病耐药性新产品时,姜伟还疑似卷入“受贿”案中。

  公开资料显示,贵州百灵为苗药代表企业,公司总资产71亿元,于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其创始人姜伟则曾打败老干妈的陶华碧,于2015年-2017年蝉联贵州首富,姜伟家族财富一度高达210亿元。不过,在贵州百灵市值由2015年最高的522亿元下降到最新的117亿元(6月9日收盘),这位曾经的贵州首富身家也在下降。2020年2月,姜伟家族以90亿元位列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第2142位。

  在姜伟持续拆借贵州百灵超10亿元背后,是贵州百灵利用供应商为“中介”,形成姜伟违规占用资金的财务问题。

  贵州百灵以预付货款、银行贷款定向支付的方式,向供应商贵州宜博经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宜博经贸”)、潮州市潮安区梅园印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梅园印务”)、安顺市宝林科技中药饮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林科技”)划转资金,仅2019年就达到20.85亿元。其中通过上述供应商进行银行倒贷14.22亿元、供应商使用资金为1.7亿元、实际控制人占用资金为4.92亿元。

  贵州百灵披露细节显示,基本上都是由贵州百灵将资金划出至上述三家供应商账户中,经一周左右时间,再由这些供应商划入贵州百灵。贵州百灵称,这样的银行倒贷行为产生的原因是公司按期向金融机构归还到期流动资金贷款。按期归还后,银行发放新一期的流动资金贷款,银行受托支付到公司指定供应商,供应商收到后再转付给贵州百灵。

  值得注意的是,这3家供应商的资金一部分流向了贵州百灵的控股股东姜伟,形成控股股东对贵州百灵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贵州百灵在2020年向供应商划出资金5.66亿元,划入资金5.38亿元,均属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姜伟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日占用余额最高达4.6亿元。

  但上述三家供应商并未直接出现在贵州百灵披露公告中,2019年贵州百灵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为3.3亿元,也与贵州百灵回复深交所中与三位供应商往来款超20亿元差别较大。

  频繁拆借资金后的姜伟似乎并未解决其股份高质押的债务困境。5月28日,贵州百灵发布公告表示,姜伟将已质押给五矿证券有限公司的部分股票办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延期购回,涉及4000万股,该笔质押同样是用于偿还股票质押债务,如按当日收盘价,姜伟回购该笔质押股总价或达3.4亿元。

  与此同时,姜伟所持贵州百灵股份质押仍在继续。5月20日,贵州百灵公告,姜伟再新增质押233万股,质押方为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而据公告,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未来半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数量为5.19亿股,对应融资余额为23.66亿元。未来一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数量为6.64亿股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80.46%,对应融资余额为29.46亿元。也就说,在未来一年内,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股份将全部到期,而其是否能如期回购尚是未知数。

  在这份公告中,贵州百灵曾表示姜伟目前不存在平仓风险或被强制平仓的情形。但如果后续如出现平仓风险,将采取提前购回、补充质押等措施进行应对。彼时,贵州百灵还表示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不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等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据悉,上市之初,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率只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3.12%,后因受二级市场股价影响,股票质押担保物价值降低,为保证质押物充分,姜伟等人先后多次采取现金还款、补充质押等方式,致使实际质押股数上升,截至2018年末,其质押率一度高达89.15%。

  与此同时,贵州百灵在资产负债率攀升下,其现金流萎缩等背后的资金问题似乎更加棘手。

  财报显示,贵州百灵因连续两年借款额、融资金额增加,导致财务费用年平均增长率超200%,短期借款复合增长率超60%,此背景下,公司已有9.64亿元资产受限。其资产负债率则从2018年一季度末的26.45%增长到2020年一季度的41.54%。

  2019年营收下滑9.13%的情况下,今年一季度贵州百灵营业收入逆势上涨10.34%,但其扣非净利润仍下滑45.92%。值得注意是,今年一季度三个月内,其货币资金较去年底减少4.97亿元,下滑43.71%,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减少2.45亿元。对于货币资金的减少,贵州百灵解释为内公司经营活动净流入减少,投资活动净流出增加所致。

  值得注意是,贵州百灵连年高涨的销售费用,即使在今年疫情期间也并未收窄。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贵州百灵销售费用增长33.73%。而此前,贵州百灵研发费用持续两年下滑背景下,公司销售费用增长,截至2019年末,公司销售费用达研发费用的近40倍。

  “销售费用远大于研发费用是药企的痼疾,现在医保的集采和药价改革就是为解决这一问题,未来药企如果还是持续依靠销售费用增长推动业绩,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H创始人赵衡对时间财经表示。

  不过,2020年一季度贵州百灵研发费用大幅上涨521.73%,主要为开展防治新冠肺炎药品研发项目增加费用支出所致。5月22日,贵州百灵在公司官微上发布消息称,旗下两款药物对新冠肺炎有效。

  贵州百灵公布信息显示,2月17日起,由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作为组长单位、广东省佛山市第四人民医院、湖北省鄂州市中心医院联合开展“咳速停糖浆、咳清胶囊的治疗新冠肺炎(COVID-19)有效性和安全性的随机、开放、平行对照、多中心临床试验”,并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完成备案。

  “本次临床试验结果表明,咳速停糖浆、咳清胶囊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和普通型)有利于疾病痊愈和新冠病毒转阴,可缩短咳嗽时间且安全可靠,可以作为中药治疗新冠肺炎的选择之一,值得临床推广和使用。”

  时间财经留意到,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官网显示该“咳速停糖浆”临床研究征募仍在进行中,如按原定方案应该项临床试验应招募72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参加。6月8日,时间财经联系到该项目注册员孙田甜,其表示只招募到30名患者,至于是否继续等更多信息,其则表示需关注贵州百灵公告。

  不过,5月26日,贵州省药监局工作人员表示,已关注到贵州百灵官网发文称两款独家苗药对轻型和普通型新冠肺炎有效,将核查。随后,贵州百灵将发布实验结果文章删除。(北京时间财经 武竹一)

【返回列表页】
地址:     座机:    手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织梦猫    ICP备案编号: